当前位置:五体投诚社会岸田文雄上台,中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岸田文雄上台,中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2022-05-14

就在今天,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出炉,岸田文雄当选。不出意外,这位就是下一届日本首相。本期《消化一下》我们就来讲讲,为什么岸田文雄上台,中国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正篇开始前,我要简单介绍下自民党的选举制度。自民党总裁选举分两轮,国会议员和自民党党员都有投票权。首轮投票中,382名国会议员1人1票,而全国110万自民党党员,则根据各自投票的结果,换算成与议员票对等的382票,共计764票。如果有候选人在首轮选举中得票过半数,也就是382票,就能直接成为党总裁。但如果没人过半数,得票前两位的候选人就要进入到第二轮投票,382张国会议员票不变,党员票则缩水成47张地方票,得票多者为总裁。

不难看出,议员票对派阀有利,而党员票则对那些派阀基础弱,但在民间人气高的“政治明星”有利。去年安倍辞职跑路,菅义伟高票当选的关键,就在于自民党没举行完整的投票,而是由47个都道府县派出3个代表,组成141张地方票,加上394名国会议员的“议员票”,共535票选举自民党党总裁。选举对策委员长下村文博,率领145名国会议员,以及22个都府县议员等400人发起联署请愿,小泉进次郎强闯自民党总务会会议室,要求举行完整选举,但都遭到无视。地方票的比重被严重压缩,让广受派阀大佬们支持的菅义伟,在投票中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今年选举出现了两个变化:一是党员票和议员票相等,二是反对派阀与老人政治成了党内外共识。两个因素一叠加,极大削弱了派阀大佬们的影响力。

别看本届自民党总裁选举推出了4个候选人,可以组一桌男女混合双打。但本质上,依然是安倍晋三、麻生太郎、二阶俊博几个派阀大佬间的“代理人战争”。大家最关注安倍,我们就从安倍开始说。

9月10号,前首相福田康夫之子福田达夫,向安倍发起逼宫,率领90多名少壮派议员下克上,成立“党风一新会”,要求不遵从派阀的意志、自由选择党总裁候选人。少壮派逼宫,让安倍感到了危机。派阀作为一个不稳定的政治联盟,之所以延续至今,关键在于权力的“give and take”。议员们在总裁选举中支持大佬,大佬才能在当上首相后投桃报李,提拔追随自己最久、最忠诚的议员做大臣。

这次少壮派成立“党风一新会”,直接威胁到了安倍作为大佬统治的基础。少壮派当选次数少,人微言轻,大佬们就算当上首相,他们也分不到多少蛋糕,最有动力下克上。少壮派倾向把票投给最年轻、且主张改革的河野太郎。河野一旦当选首相,势必会回报少壮派,提拔更多“一新会”成员入主内阁,使安倍这样的政坛大佬逐步边缘化,实现权力的整体下移,终结老人政治。

这对想要“晋三”的安倍来说,是最不想看到的。9月14号,安倍所在的细田派召开临时总会。在会上,安倍先是妥协,表示尊重手下议员的判断,允许自由投票;但另一方面他又要求,投票的对象必须是岸田文雄或高市早苗,不能投河野,只能二选一。安倍表面上向少壮派议员妥协,允许大家自由投票,实则已经选择了“大宝贝”岸田文雄。

岸田是典型的老派政治家,为人“儒雅随和”,在安倍内阁干了近五年“外务大臣”,政策上轻车熟路。18年总裁选举时,岸田有恩于安倍,与安倍定下了“禅让”之约,是自民党内最“根正苗红”的继承人。总裁轮流做,今年,轮到了我岸田了!

安倍向岸田派出两个心腹,一个叫今井尚哉,是安倍的贴身参谋,曾经制定战略,帮安倍赢得了首相选举;2017年,二阶俊博到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安倍写了封措辞强烈的亲笔信,抨击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让二阶带过去。但今井尚哉擅自改写了信的内容,最后交到我国领导人手上的时候,日方表达的态度是“希望在一带一路倡议上加深合作”,得到了中方的肯定。

二阶后来向安倍复命,安倍很惊愕,说我不是这么写的呀,这才知道信被人改了,但也顺水推舟,主动与中方接触,最终促成安倍次年访华,打破了中日外交的僵局。在我国建国70周年的时候,安倍还用中文发表问候,希望中日关系进入新时代。年底,安倍又来到成都,参加中日韩首脑会议,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邀请我国领导人访日。这一切背后的操盘手,就是今井尚哉。今井尚哉与菅义伟并列,曾是安倍的“卧龙凤雏”。

菅义伟上台后,把今井尚哉踢出了决策层。岸田这次选举高招频出,一改过去外界对他“优柔寡断”的刻板印象,今井尚哉就是在背后指点的“高人”。

安倍派出的另一个心腹叫北村滋,地位类似日本的CIA头头。今年7月,北村滋借口身体抱恙,辞掉了国安局局长的职位,9月接受采访时说:“治病就是个幌子,我是看到菅义伟差不多要完蛋了,所以才辞职的。”北村滋与岸田是高中同学,两人的母校,去年举办校友聚会“永霞会”,北村滋在会上向岸田传达了安倍的旨意,是岸田跟安倍的“联络人”,利用自己在国安系统中的资源,帮岸田搜罗竞争对手的“黑料”。

岸田在派阀内左右逢源,但选民不买账。在宣布竞选总裁的记者会上,岸田做的演讲,时间长达1个小时50分钟,内容枯燥乏味。电视节目上,主持人问他支不支持夫妻不同姓,岸田的回答,翻译成中文是这样的:“关于这个问题,我当然有很多的考虑。对于要不要夫妻不同姓,我觉得至于这个问题,全社会的理解是有必要的。也正因为如此,这个问题才是非常重要的。考虑到现在的一些情况,也正如我之前所说过的,有关这个问题,还需要身为国民的各位,好好地去把握,确认理解了问题的实质,并在此基础之上,取得进展。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一点是不得不注意的”,师爷不愧是装糊涂的高手。作为政客,岸田的回答是合格的。但毕竟是上电视节目,也要考虑观众的感受嘛,就连炒作中国威胁论,岸田都吐不出来新词,翻来覆去只能倒腾几句“民主主义”、“人权”、“普世价值”这种陈词滥调。安倍长期的盟友麻生太郎,就不太喜欢岸田,觉得岸田这家伙呢,不光办事优柔寡断,讲话还无聊透顶。

反观对手河野太郎,在石破茂、小泉进次郎等“政治明星”的支持下,已经掌握了近一半选民票,让岸田难以望其项背。眼看河野要靠党员票的优势,在首轮选举中“一击必杀”,安倍采取了“分而治之”的策略,扶持了另一个“工具人”,这个人就是高市早苗。

河野对内主打政治改革、对外推动日本加入“五眼联盟”、联美抗中,牢牢把持住了自民党右翼鹰派的生态位。安倍同时推出两个代理人:让岸田吸走河野支持者中温和改革派的选票,又推出民粹右翼的高市,吸引河野支持者中少壮派民粹右翼的选票,两头下注。高市主要的作用就是分化河野的选票,她有点像俄国的日里诺夫斯基,知道自己当选的希望不大,干脆做起了表演工作者。高市不仅主张对俄强硬、对华强硬、对朝韩强硬,还要“誓与台湾共存亡”。只要我足够“强硬”,其他鹰派就成了“软蛋”。在她的衬托下,说话小心翼翼的河野,在极右翼眼中,逐渐从“强硬派”变成“温和派”,最后居然成了“投降派”。2013年,时任美国驻日大使约翰·鲁斯跟河野吃饭,河野在饭桌上说了句“钓鱼岛个丁点儿大的地方,怎么能让它影响中日关系呢”,这话被“知情人士”扒了出来,成了右翼眼中河野是“投降派”的铁证,要借此把他打倒。

有人统计过河野和高市的支持者,发现河野的支持者中,用二次元头像的居多,而高市的支持者中,用“旭日旗”头像的居多。安倍推出多个候选人,最大程度分化河野的选民,使首轮总裁选举中没人得票过半数,进入第二轮选举。这样,安倍就能靠着在派阀中的威望影响选举,躲在幕后闷声大发财,等待“晋三”的时机。

安倍打好了如意算盘,但也有大佬想和他对着干,这个人就是自民党二把手、干事长二阶俊博。二阶看到了菅义伟政权末期,党内浮躁、人心不稳的态势,为了避免自民党在大选前夕内斗分裂,二阶曾极力拉拢安倍、麻生等派阀,压制党内反对意见,让大家一起支持菅义伟,制造出“上下一心”的假象,还公开表示过:“如果我们不支持菅义伟,整个自民党的根基就会崩塌。”

可岸田向二阶发难,安倍、麻生这些大佬却在关键时刻见死不救,弃车保帅,抛弃了二阶,直接导致菅义伟政权垮台、总裁选举群龙无首,让自民党真的快分裂了。如果安倍扶持的岸田上台,二阶指定没好果子吃,十有八九会遭到清算,最后被迫“隐退二线”。而就算岸田输了,少壮派支持的河野也能让二阶吃不了兜着走,左右不是人。为了避免被清算,二阶必须求生,也推出了个代理人,这人就是野田圣子。各位或许不熟悉野田圣子的大名,但相信有些小伙伴听说过一个“日本匠人喝马桶水”的故事。没错,野田圣子就是这个鸡汤故事女主角。

本次选举的另一名女候选人高市,其支持者分两类,一类是打着女权旗号搞法西斯复辟的右翼民粹,另一类是欧巴桑。日本的大妈们相夫教子一辈子,觉得服侍丈夫,为男人生儿育女是女人的“本分”,女人就应该“守妇道”。高市说过,女人随夫姓是为了“保护女性”,跟这些保守的老太太们不谋而合,但却让日本年轻女性十分反感。野田圣子的20名推荐人中,有8人来自二阶派。二阶打算从年轻女性选民中,进一步分化高市与河野的选票,避免有人在首轮选举中得票过半数。

而一旦选举被拖入第二轮,那么掌握46名议员、且迟迟未公开表态的二阶,就会成为决胜的关键。到那时,无论是岸田还是河野,都会有求于二阶,二阶就可以向他们开出条件,争取更大的政治资本,避免其中一方上台后,自己遭到清算。这就是今年自民党总裁选举的本质。

各位,翻译翻译,什么叫“代理人战争”呀?少壮派们以为自己取得了斗争的胜利,从大佬手中争取到了“自由投票的权力”。大佬们表面上对少壮派妥协,又无一不躲在幕后操控着选举的全局。双赢!说了这么多,那么自民党总裁选举,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这里我要提醒给各位,不管谁当日本这届首相,我们作为中国人,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安倍上台前期,频繁发表针对中国的言论,还公然参拜靖国神社,令中日关系降到冰点。然而,在安倍政权末期,靠着炒作右翼民粹情绪上台的他,却没有追随美国亦步亦趋,反倒主动与中国接触,努力改善中日关系,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了,而是日本在中国赚得实在是太多了。安倍本人就是个铁杆右翼,其所在的细田派更是鹰派大本营。但任何一个派阀大佬,一旦稳固权力、建立起长期政权,都要为日本的长远发展考虑。作为一个怀揣着“大国梦”的人,安倍与他的幕僚们再清楚不过了:一味追随美国的日本,是无法真正成为大国的。日本的“复兴”,离不开中国,所以安倍一定要力排众议,与中国接触。

而菅义伟作为“安倍路线”的继承者,在选区横滨的旅游业中也有大量利益,菅义伟的靠山二阶更是党内的“亲华派”,其选区所在的和歌山县,更是高度依赖中国游客的消费。按理来说,比起右翼的安倍,菅义伟二阶集团,应该更有理由和动机,跟中国搞好关系,但中日关系变好了吗?菅义伟和二阶在党内的威望不够,导致在外交与国防上被少壮派和新右翼夺权,昏招频出:出版《防卫白皮书》,插手台湾问题,大搞“日美2+2会谈”,动员10万军队搞大规模演习……中日关系再次急转直下。

我的观点是:中日关系的好坏与否,甚至无关日本执政者的个人意愿,而是与派阀大佬们在政坛上权力的稳固与否息息相关。派阀政治,是精英政治中的精英政治中的精英政治,隔绝了普通人参与政治的热情,其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与扭曲的权钱关系,更是不断阻碍着日本国内政治经济与社会的改革,是为日本国民之不幸。

但咱们是中国人,站在中国人的角度上看,我认为即使在右翼的自民党,“派阀”也是我们可以团结的力量之一。日本政坛不是没出过亲华派的首相,但他们上台之后,无一不是被右翼反攻倒算,最后灰溜溜地下台,鸠山友纪夫甚至被民主党开除了党籍。但即使是像安倍这样的鹰派右翼政客,一旦稳固住权力,建立起长期政权,也会为了经济的长远发展,做出“违背祖宗的决定”,压制党内反对意见与中国接触。而一旦派阀们权力不稳,进入“一年一相”的时代,人人都想着炒作民粹、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来获取政治资本,无论掌权者本人亲不亲华,中日关系都一定会走下坡路。

此次的自民党总裁选举,结果对我们来说,其实并不太重要。我们必须认识到一点,那就是这次选举所体现的少壮派与政坛老人的对立,是整个日本社会深度老龄化到达一定程度后,必然会爆发的矛盾。本次选举除了岸田文雄,其他派阀大佬都没有亲自参选,而是各自推出“代理人”,这种模式,可能会成为以后日本政坛的新常态。自民党派阀正在面临着深刻的洗牌,甚至整个党都处在分裂的边缘,派阀大佬们正在逐渐失去对党内的控制,在日本政坛只手遮天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眼下,日本并没有诞生一个强势的领导人,整个国家的改革和经济发展,还要停滞相当长一段时间。而新上任的首相无法掌控住全局,即使本人希望对华友好,也镇不住极右翼民粹份子在日本政坛兴风作浪。而中日关系,也很有可能不可避免地走向下坡路,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

岸田文雄对华态度

熟悉日本政坛的人都知道,岸田文雄应该算得上是“知华派”或者说“友华派”人物。他担任日本外相期间,曾经致力于“新时代的日中关系”。但是,就是这样一位人物,在当今日本政治生态以及对华强硬的氛围下,渐渐被“逼成”对华强硬派。

此次参加自民党总裁竞选,岸田文雄一反常态,他公开表示,对中国在外交和经济方面的所谓“侵略行为”“深感震惊”,明确主张日本需要获取打击敌方导弹基地的能力,以免遭到“攻击”。他把自己摆放在一个对华“主战派”的位置之上。岸田文雄还对媒体表示,台湾地区是中美对峙的前线,他有“强烈预感”,台湾海峡将成为今后的“大问题”。在岸田文雄的对华政策中,“台湾”两个字是关键词。

--------------------------------------------------------------

岸田文雄(きしだ ふみお,Fumio Kishida),出生于广岛县广岛市,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法学部,日本政治家,自由民主党党员,曾任日本外务大臣 [1] 。1993年连续当选7届众议院议员。在第一次小泉内阁担任文部科学副大臣,第一次安倍改造内阁担任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冲绳及北方对策、国民生活、再就职、科学技术政策、规制改革担当),在福田康夫内阁担任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冲绳及北方对策、国民生活、科学技术政策、规制改革担当),谷垣祯一担任党总裁期间,担任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 2012年从古贺诚手中接任宏池会会长,成为派阀“岸田派”领袖。同年被任命为第二次安倍内阁的外务大臣。2020年9月1日下午3时,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在岸田派事务所正式宣布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9月14日,菅义伟在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2020年9月16日,辞去日本外务大臣职务。2021年8月,宣布参选日本自民党党魁。 [13] 2021年9月29日,当选新任自民党总裁。按惯例他将接替菅义伟出任首相职务。

岸田文雄人物履历

岸田 文雄(きしだ ふみお、1957年7月29日 - )日本政治家。自由民主党所属众议院议员。广岛县第1区选出。

1982年 早稻田大学法学部毕业,(株)日本长期信用银行就职

1987年 成为众议院议员秘书

1993年 在第40次大选中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

1999年 建设政务次官(第2次小渊内阁)

2000年 建设政务次官(森内阁)

2001年 文部科学副大臣(小泉内阁)

2005年 众议院厚生劳动委员长

2007年 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第1次安倍内阁)(冲绳及北方对策、国民生活、重新挑战、科学技术政策与规制改革担当)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福田内阁)(冲绳及北方对策、科学技术政策、国民生活与规制改革担当)

2008年 消费者行政推进担当大臣(福田内阁) 宇宙开发担当大臣(福田内阁)

2011年 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

2012年从古贺诚手中接任宏池会会长,成为派阀“岸田派”领袖。同年被任命为第二次安倍内阁的外务大臣。曾出任冲绳、北方四岛事务担当大臣。

2012年12月26日在安倍晋三第二次出任日本内阁首相的组阁中担任外务相。

2015年10月7日,留任外务大臣。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鉴于稻田朋美辞职,开始协调在最快8月3日实施的内阁改组之前,由外相岸田文雄兼任防卫相。

2018年7月24日,岸田宣布放弃参加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并表示若首相安倍晋三参选,将支持他连任。

2018年10月2日,岸田文雄留任政务调查会长。

2020年8月30日傍晚,岸田文雄表示将参选下一任自民党总裁。

9月1日下午3时,日本前外相岸田文雄在岸田派事务所正式宣布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

9月14日,菅义伟在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 。

9月16日,辞去日本外务大臣职务 。

2021年8月,宣布参选日本自民党党魁。

2021年9月17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正式发布公告,岸田文雄等4人为候选人。

2021年9月29日,日本自民党总裁选举进行投票、开票。在第一轮投票中,由于4名候选人无一超过半数,因此得票前两位的岸田文雄和行政改革担当大臣河野太郎进入第二轮投票,最终岸田文雄获257票,领先河野太郎87票。田文雄以明显优势胜出,成功当选自民党第27任总裁。按惯例他将接替菅义伟出任首相职务。

岸田文雄对华态度

当地时间2013年1月18日,与美国国务卿会谈日本新外相岸田文雄坚称钓鱼岛系日本“领土”。据日本新闻网12月27日消息,日本新任外相岸田文雄在当地时间27日凌晨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中日两国关系对日本来说十分重要,必须予以认真对应,并期待举行中日外相会谈。岸田文雄在被记者问及日本将钓鱼岛进行所谓的“国有化”问题时表示,前任政权用什么方式,如何实施“国有化”,具体有什么进程等问题,日本新政府需要进行确认,然后在此基础上,就今后如何应对这一问题进行考虑。岸田文雄说,中日两国关系是日本重要的对外关系之一。钓鱼岛的领土与主权的问题,无论从历史还是国际法上来说,都属于日本“固有领土”,对于中国的要求,日方坚决反对。但是,日本也必须看到,两国的互惠领域十分的广泛,两国关系十分的重要,日本新政府必须进行认真对应,希望两国外相通过会谈解决双边关系问题。

岸田文雄家庭情况

祖父岸田正记(1895~1961):京都大学毕业后继承家业从商,后投身政界。

1928年当选众议员,1937年6月~1939年1月,担任近卫文麿内阁的海军参与官;

1944年7月~1945年4月,任海军政务次官;战争期间,还曾任翼赞政治会国防委员长。

战后,岸田正记担任过1任众议员,后来转回商界,继续经营他的百货店——几久屋商事,以及房地产企业“稳田公寓”。

值得一提的是,岸田家在东京的宅邸就叫做“稳田公寓”(日文为“稳田マンション”),是东京最早称为“公寓”(マンション)的房子。

父亲岸田文武(1926~1992):

东大法学部毕业,1949年进入通产省,曾担任通产省贸易局长、中小企业厅长官。

1978年退职并于次年当选众议员。

80年代,岸田文武曾在中曾根内阁担任总务政务次官(相当于总务省二把手)和文部政务次官(即文部省二把手)。

自1988年开始,他一直担任自民党经理局长(党内财务部门主管)。

母亲井口澄子:

日东制粉社长(即总经理)井口良二的次女。

日东制粉为三菱商事控股企业,是日本国内面粉业巨头之一。

井口良二也担任过三菱商事常务董事。

叔父岸田俊辅(岸田文武之弟):

曾先后担任大藏省证券局长、广岛银行董事长、NTT公司(相当于“日本电信”)常务董事。

岸田俊辅之妻青木节子为青木大吾之女。

青木大吾曾担任内务省官员、三共化成工业社长(三共化成为日本国内著名化工企业)、日本消防协会理事长。

青木家为新潟县南鱼沼郡(此地出产最好的“越光”大米)的大家族,青木大吾的长子青木大佑担任过富士银行常务董事、安田仓库(一家著名的物流企业)社长;

长女青木裕子之夫渡边元同样担任过富士银行高管,后担任朝日工业社长常务董事;

次女青木道子之夫山本逸夫则在日本银行(即日本央行)任职。

姑父宫泽弘(1921~2012):

前首相宫泽喜一之弟。

“二战”时期服务于日本内务省。

战后曾于1972年担任消防厅长官。

1973年当选广岛县知事(连任8年)。

1981年当选参议员,先后担任过自民党副干事长、法务大臣。

姑父后藤英辅(这是另一位姑父):

前公平交易委员会委员。

其父为后藤环尔。

后藤环尔(1871~1936)曾在日俄战争时期担任日本陆军第三军的从军僧,1929年~1931年担任西本愿寺执行长。

西本愿寺是日本净土真宗本愿寺派的本山,在日本佛教界具有极为重要的影响。

顺带说一下,岸田家族一直信奉净土真宗。

表兄宫泽洋一(1950~):

前述宫泽弘与岸田玲子(岸田文雄的姑姑)的长子。

1974年自东大法学部毕业后进入大藏省。

先后担任过大阪国税局岸和田税务署长、首相首席秘书官等职务,1993年退职。

2000年首次当选众议员,2008年担任福田康夫内阁的内阁府副大臣。

2009年大选中落选众议员,2010年作为自民党候选人当选参议员。

五体投诚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